Menu

Title

Subtitle

北京助孕讨论板块

北京助孕到底应不应该合法化值得大家讨论

@山东常睿:#“穿山甲公子”事件#吃穿山甲的人,有合影照为证,怎么就查不清了?这个发表声明、那个出来否定,都不敢认账了。可是,穿山甲就这么白白被吃掉了吗?
    @苍茫:#代孕合法化讨论#
从现实来看,不育和失独年长家庭确实需要通过代孕的途径来实现养儿防老目的,但代孕涉及伦理、财务,并且可能带来一些无法预知的不良后果。现在我国对代孕明文禁止,目前也没有松动的迹象。如果媒体通过讨论,群言群策,为代孕找到一剂“良方”,而且还能兼顾到法律、伦理等问题,对那些刚需家庭来说是个好消息。
    @李卫涛:#“天价”鉴定费#
“天价”鉴定费用,已有悖于法律的初衷,司法是否公正不仅要体现在“惩恶扬善”上,而且还要考虑到公序良俗,但“天价”鉴定费已远远超过人们正常想象范畴。如果把司法鉴定当作一门生意来做的话,法律的公平、公开、公正就无法保证。
    @段春荣:#赵雷火了#在这个原本“民谣已死”“娱乐至上”的年代,我们太多的人对待民谣早已抱着一个不纯粹的态度,我们一边盲目地在为娱乐、浮躁埋单,一方面又奢望在纯粹的民谣里寻觅灵魂,获得安宁。快节奏的时代不能缺乏民谣,民谣的真正生命力只有在与商业环境的不断摩擦、碰撞与融合中才能真正抵达能够予人慰藉的精神之邦,任何不食人间烟火的民谣无非只是假想的乌托邦。
    @码字工小文:#极简主义#
极简主义的流行是工业文明的快速发展与全面浸润的结果,物质生活好了,人们追求更高质量的精神生活无可厚非。但水满则溢,如果极简被一些人用来炫耀身份,像这样掺杂不纯动机的文化本身就已背离极简的标签,最终极简又变成另类奢靡,这岂不是“叶公好龙”?
    @新京报:#诗词大会#火爆的“诗词大会”落幕,如果只是惊叹于节目中才子才女的惊艳表现,如果只是坐落在荧幕前抒怀古典诗词竟有如此美的一面,如果繁华落幕,我们的感叹没有化成“速去读诗”的行动,那么,为复兴文化而来的“诗词大会”也就与那些热热闹闹的娱乐节目一样,只是空赚收视率罢了。

1500万对中国夫妻不孕不育 助孕该不该放开引热议

中国全面实施二孩政策以来,70后、80后加入了再育的行列,高龄孕妇井喷式增加。但不容忽视的是,随着年龄增加,生育成功率呈明显下降趋势。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,比如药物治疗、试管婴儿、人工授精等。但很多夫妇通过治疗也没法生育孩子,不少人将眼光瞄向了代孕这个途径。代孕这条路是否可行?又会带来哪些问题?详细内容,我们来听记者乔全兴的报道:
随着城市化进程,工作压力大,以及环境等因素,人类生育力下降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类生殖特别规划署的报告,世界范围内不孕不育率高达15%—20%,中国不孕夫妇大约有1500万对。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有很多种,比如药物治疗、试管婴儿、人工授精等。记者就此咨询了北京一家治疗不孕不育的专科医院:“检查的话要根据他的情况逐一做检查,首先要做精液分析。治疗的话要根据病情来定,早期的话千元上下都是比较常见的,多一些的一两千,都有。像针对男科医院,我们医院是北京成立最早的,也是国内最权威的。专家针对这方面都有二三十年经验了,效果包括医疗设备都可以放心。”
但是治疗并不能解决所有不孕不育家庭的问题。有不少夫妻即使通过治疗也仍然没法孕育自己的孩子,就将眼光放到了找人代孕这个途径上。但在中国,代孕是被明令禁止的。在这样的法律背景下,有不孕不育的夫妇悄悄地选择“地下代孕”。对此,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李红钊律师表示,这样的“代孕”面临较强的法律风险:“由于代孕的相关法律没有出台,不仅涉及一系列伦理问题,也涉及一系列法律问题,比如人身以及身份关系的确认,如何继承,财产如何分割,孩子如何抚养,未成年人的监护权等问题。一旦发生纠纷,处理起来就比较困难,你比方说继承,法律明确规定在没有遗嘱继承的情况下,应该由子女来继承,但是没有法律规定代孕出生的孩子,他和子宫的提供者是什么关系,和子宫提供者的子女之间是什么样的法律关系,没有法律关系做基础,你怎么认定孩子能继承子宫提供者的遗产。第二个问题,法律也没有明确规定他(代孕子女)和精子、卵子提供者的法律关系,由于没有法律规定,他和精子、卵子提供者的子女,他们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,到底能不能继承遗产,处理起来也是无法可依的。”
近年来,中国社会上关于“代孕”是否应该解禁的争议越来越多。北京市冠腾律师事务所李红钊律师认为,如果真的要放开“代孕”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法律问题。“要放开代孕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法律问题,只有法律允许了代孕才是合法的,其次要解决伦理问题,并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,比如提供精子者,代孕者,出生的孩子之间的子女关系,以及法律关系如何确定,这三者在法律上如何承担责任与义务等等,这些问题在伦理和法律上解决了,代孕问题就自然得到了突破,得到了解决,世界上不少国家允许代孕,我国目前也需要解决代孕的问题,比如切除了子宫的妇女,年龄较大的失独子女,都迫切需要一个自己的孩子,研究并解决代孕的伦理和法律问题,应当是最终的趋势。”
 
有分析人士称,以法治和伦理相结合的方式,将“代孕”问题分两面考虑,放开“代孕准入”才能为更多家庭带来福音。不过,“代孕”所面临的并非只有法律问题,随之而来的伦理、情感等问题,目前也没有合适的方法来解决。是否应该开放“代孕”,仍是需要全面考虑的问题。

Content

You can change this Page Layout in the toolbar above if you want to have a different content layout on this page.

You can add more content to this page by clicking the 'Add Content to Page' button.